秋葵视频ios黄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陈扬不能不多想,因为裁决所那边还给出了一个范围,那就是两百年内……两百年的时间,似乎也是足够让自己强大起来,并且能够在这里兴风作浪了。

“这往后的日子,只怕还真是不太好混了。”陈扬暗暗道。

侯建飞则是不知道陈扬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,他继续说道:“我现在怀疑可能也是天劫师。议会这边奉了裁决所的令,正在四处检查天劫师的存在。”

“检查,是如何检查的?”陈扬问。

侯建飞道:“裁决所那边制造了一枚天劫晶石出来,凡是天劫师触摸天劫晶石,就会呈现耀眼的紫色。”

陈扬说道:“原来如此,那检查出来后,会如何安置天劫师?”

侯建飞道:“并不会干涉天劫师,裁决所这边大概也只是想要确定天劫师是那几位。”

陈扬说道:“原来是这般。”

侯建飞道:“如今议会将天劫晶石交给了黑暗教廷,教廷去了他们的北荒做检查。大约三个月后,议会便要再次前来对和牧君正做检查。上次的检查,几乎是对整个学院都做了筛查,紫瑜她们都不属于天劫师。”

陈扬说道:“我估计我多半不是什么天劫师。”

侯建飞一笑,道:“是与不是都不打紧的,不要有压力。”

少女雪山脚下写真充满灵性

陈扬说道:“嗯!”

别过了侯建飞后,陈扬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。

这一夜,他辗转难眠。

天劫师这个事情,他必须得在意。

“之前出了牧君正几个天赋极高,如此一来,我与他们相比倒不显得扎眼了。但是现在这天劫师检测一出,便跟他娘的照妖镜一样,一下子就把老子给显出来了。总之是没一天的舒心日子可以过……这永恒星域的天道已经摆明了是要对付我了。但天道这玩意,我还是了解。它不可能直接给提示,或是直接出手……所以,我还是有机可趁。尽管希望渺茫,但我也得去做。”

“接下来,我得找个天劫师,剥夺他的气运。当初就有很多人想剥夺我的命格和气运,不过都失败了。但那却是因为我乃天命之王……那些气运不济的天命者,一样被人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。剥夺气运,命格,灵慧的记忆里乃有此秘术,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没被发现的天劫师!”

“但这怎么找,怎么确定呢?”陈扬觉得头疼无比。

“天劫师和天命者都有共通之处。”

“尽快出去历练,要在议会检查天劫师之前先剥夺气运。”

一念及此,陈扬便有了主意。

就算是要跟这里的天道斗,他也不会放弃。

若是要他就此放弃报仇,毋宁死!

第二日,陈扬与苦紫瑜,花解语一起吃饭。陈扬便说了自己准备出去历练,并顺便来完成任务。

苦紫瑜和花解语都是不舍。

花解语说道:“这也太马不停蹄了吧?不能先休息几天吗?一个月后明知夏要过来了。那可是绝对的女神,神女啊!也是咱们学院的风云人物,说不定能有幸和她一起握握手,吃饭什么的。”

陈扬失笑,道:“我可不是明知夏的小迷弟,在我眼里,们就是女神,神女。我天天和女神一起吃饭,我膨胀了吗?没有!所以我一点也不稀罕什么明知夏!”

苦紫瑜说道:“要不,咱们结伴同去历练吧?”

花解语马上道:“好,好主意!”

陈扬忙拒绝,道:“那可不行,我去的地方有些危险。到时候可护不住们!”

“瞧不起谁呢?我们需要护吗?”花解语不爽的说道。

陈扬怎么都不可能带她们的,因为他是有自己的打算的。

“这次真不行!”陈扬坚持。

花解语有些生气,道:“不行就拉倒,当谁稀罕和一起呢。”

苦紫瑜则是没再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既然如此,那多小心。”

当晚,陈扬又约了卢娜。

在学院外面的一家会馆包厢里。

卢娜还是老样子,美丽,动人,丰满。

气质也没有任何的变化,一样的高冷。

给人以冷艳之感。

今日她穿了一身红色长裙,如此便显得格外的高贵冷艳了。

包厢里的气氛一如既往的适合情侣相约。

陈扬约卢娜的时候还有些忐忑,以为卢娜不会答应,却没想到卢娜是一口答应了。

美酒佳肴,鲜花伴随……

陈扬举杯说道:“过两天我就出去历练了,到时候想见我怕也是见不着了。”

卢娜微微一怔,然后说道:“多加小心!”

陈扬哈哈一笑,道:“今日有些不同,以往若是约,定然很难。便以往日的性子,我说想见我怕是见不着了,肯定要说巴不得。”

卢娜淡淡一笑,道:“那是我现在这般好,还是以往那般好呢?”

陈扬道:“都挺好,在我眼里,做什么都是挺好的。”

卢娜笑笑。

“对了,见到牧君正了吗?”卢娜又问。

陈扬说道:“没呢。”

卢娜道:“他并没有突破。”

陈扬道:“意料中事。”

卢娜道:“确实,宙玄若是这般好突破,便也就不是宙玄了。”

陈扬道:“今日咱们约会,不要谈他,破坏气氛,今日便该只谈风月……”

卢娜道:“这么一说,有件事我应该告诉。”

陈扬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我快要结婚了。”卢娜说道。

陈扬大吃一惊,道:“这是开的什么玩笑?”

卢娜微微一笑,道:“不是开玩笑,我的未婚夫是波澜星的明家。他叫做明之源,明知夏是他的亲妹妹。这桩婚事是由我师父苦大师牵的线,我和对方接触过后,便同意了。”

陈扬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半晌后,他一笑,道:“也挺好的。”

卢娜道:“其实我曾经犹豫过……”

陈扬说道:“是吗?”

卢娜道:“宗寒,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。我若说对一点都没有动心,那完全是假话。不过,我是成年人,我也玩不起。更不想成为一个笑柄!”

陈扬怅然若失。

他细细一想,也确实觉得自己对卢娜的一些行为是不大负责任的。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喜好,但如果卢娜真的动了情,自己该如何应对呢?

“恭喜!”陈扬调整好情绪好,衷心的说道。

卢娜微微一笑,道:“谢谢!”

彼此之间的气氛忽然就有些尴尬了。

陈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卢娜站起身来,道:“对了,我想起还有些事情,先走了。”

陈扬道:“好,我还坐一会。”

卢娜很快就离开了。

在离开包厢后,关上包厢大门。卢娜停顿了片刻,她站立原地,心中的感觉既复杂,又失落,并带着一丝难受,悲伤。不过半晌后,她又释然了,觉得本该如此!

她有些希望陈扬能够不顾一切的来抱住她,求她不要嫁人,并且说一些好听,至死不渝之类的情话。

也许,她就沉沦了。

但,事实上是陈扬不过是难过了片刻,很快就释然了。

卢娜心里也就知道,他对自己不过是带着一丝猎奇和有趣的心思。

所以,她觉得自己应该释然。

她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。

对于卢娜突然说要结婚,陈扬并没有惆怅太久。反而带着一丝庆幸,之前是自己太信马由缰了。还好这事情没有搞到不可收拾……

他不会真的为此去难过。

有时候,陈扬也觉得自己基因里有渣男的属性。

只能说,尽量管住自己,不要去招惹太多的是非吧。

回到学院里后,陈扬迎面碰到了牧小离,牧君正还有华小域三人。

这三人正在一起有说有笑,似乎是正准备出校门。

陈扬自然也不会避开他们,便就这般与他们正面迎上了。

“有句话叫什么来着,好狗不挡道!”华小域瞅了陈扬一眼,淡淡说道。

陈扬微微一怔,随后呵呵一笑,说道:“孙子,大概是忘了上次在我面前跪着道歉的事了。怎么样,是不是觉得自己修为上升了,想要比划比划。还是说,们要三个一起上?”

华小域顿时双眼血红,道:“踏马找死啊!”

陈扬还就不惯华小域的臭脾气,直接说道:“我踏马就是活腻歪了想要找死,来送送我吧?啊?有胆量咱们现在去签个生死约,打一场,不死不休。谁怂了谁是孙子,怎么样?”

华小域顿时语塞。

他那里不知道上次是牧君正输了,平手不过是让大家面上好看。所以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陈扬的对手。

他也是真的嘴贱,见了陈扬就忍不住讥讽。

但他等来的却是陈扬更刻薄狠毒的语言。

牧小离皱眉,道:“宗寒,嘴巴上没必要这么毒吧?真当我们是怕了?”

陈扬淡淡道:“们当然可以不怕,现在多威风啊!三个都修到了无为境上品。”他顿了顿,又看向牧君正,道:“是吧,牧公子?”

牧君正顿时就是老脸一红,便冲牧小离和华小域道:“走吧,别丢人现眼了。”他说完就绕开了陈扬,径直朝前而去。

华小域正想说什么时,陈扬眼神猛地寒了下去,道:“嘴巴最好放干净点,不然我撕烂的嘴!”

华小域顿时就打了个寒战,当下什么都不敢说下去了。

头像

Written b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