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乐下载app官方网站

   麻城。;r /

   ;r /

   这座城市历史悠久,因为“献寿仙子”麻古而闻名。;r /

   ;r /

   孟绍原倒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;r /

   ;r /

   四辆轿车开进麻城,还是很引起了一番关注。;r /

   ;r /

   这不科学,太引人注目了。;r /

   ;r /

   这也是孟绍原最担心的地方。;r /

   ;r /

   软萌纯妹子粉色连衣裙街头嬉戏唯美写真图片

   可是事情都已经这样了,还能怎么办呢?;r /

   ;r /

   负责在麻城接应的,是军统在这里的负责人简茂建。;r /

   ;r /

   三十八岁,职务相当于中队长。;r /

   ;r /

   到了这个岁数,再想往上爬已经不太可能了。;r /

   ;r /

   简茂建对自己的生活倒很满意,虽然官不大,可是麻城是自己说了算,也算是逍遥自在的了。;r /

   ;r /

   听说这次来的“王先生”,是个重要人物,上面亲自吩咐用心接待的,简茂建也不敢耽搁,一早就做了安排。;r /

   ;r /

   “王先生,这是麻城最好的旅馆了。”简茂建一脸的抱歉“麻城是个小地方,不能和武汉比,只能请您将就一下了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没事,挺好。”孟绍原倒不是特别在意。;r /

   ;r /

   刚把孟绍原他们带到房间,就看到隔壁两个年轻人从房间出来,和简茂建打了一声招呼“老简,有客人来啊?”;r /

   ;r /

   “是啊,是啊,亲戚。”简茂建笑嘻嘻的“这么晚了还出去,小心点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放心吧,老简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为什么不把整层都包下来?”甘宁有些不悦“王先生的安非常重要,一点差错都不能出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长官。”简茂建小声说道“有些客人早就住在这里了,我总不能把人家给赶走吧?”;r /

   ;r /

   看到甘宁还要说话,孟绍原摆了摆手“无妨,不要惊扰到其他客人,这样反而不好。”;r /

   ;r /

   安排好行李,简茂建让人拿来了晚饭,就在旅馆里对付了一顿。简茂建一直说着饭菜简陋了,明天上午请他们吃早饭去。;r /

   ;r /

   吃早饭?能有什么好吃的?甘宁和许诸一脸不屑。;r /

   ;r /

   虞自敦却知道,像简茂建这样特务,手上可以用的经费有限,麻城县也不大,上面并不如何重视,只安排了一个中队长级别的来负责这里,报销经费的时候也有诸多拖延。;r /

   ;r /

   麻城好歹靠近武汉,还算好的,听说一些边陲小城镇,那里的军统特工,常年经费不到位,弄的那边的特工们另外找份工作养活自己。;r /

   ;r /

   特工,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风光。;r /

   ;r /

   毕竟,中国实在是太大了,军统根本无法每个地方都顾及到,有些城镇,只是象征性的安排一两个人手而已。;r /

   ;r /

   没准,就明天的早饭,还是简茂建自己掏的腰包呢……;r /

   ;r /

   ……;r /

   ;r /

   一大早的时候,简茂建就来到旅馆里等着了。;r /

   ;r /

   他也不知道“王先生”起床没有,又不敢轻易打扰,一直到了快8点的时候,才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。;r /

   ;r /

   开门的是许诸。;r /

   ;r /

   他看到简茂建,直截了当问道“怎么那么晚?”;r /

   ;r /

   “哎哟,长官。”简茂建卑微的回答道“我早就来了,可生怕王先生在休息,一直都在外面候着呢。王先生要是起来了,我带你们吃早饭去?”;r /

   ;r /

   “知道了,到下面去等着吧。”;r /

   ;r /

   许诸关上了门,转身对孟绍原说道“王先生,可以出门了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我说许诸,你也别难为他们了。”孟绍原拿起外套穿好“这些人啊,都是底层特工,非常的不易,上面来人了,都得小心翼翼的侍候着,生怕一个闪失,毁了自己的前途。你们在上海生活惯了,从来不用考虑经费问题,不了解这些底层特工的艰辛啊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知道了,汪先生。”;r /

   ;r /

   许诸恭恭敬敬的回了声。;r /

   ;r /

   ……;r /

   ;r /

   简茂建请吃早饭的地方还算干净,早饭弄得也比较丰盛。;r /

   ;r /

   准备的是河鱼面、肉糕、剥好的板栗,而且,还特意准备了一坛子东山老米酒。;r /

   ;r /

   “大上午的,喝什么酒?”;r /

   ;r /

   甘宁有些不悦。;r /

   ;r /

   “啊,请你们尝尝,尝尝。”;r /

   ;r /

   简茂建陪着笑脸说道“这是很有名气的米酒啊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尝尝,尝尝。”;r /

   ;r /

   孟绍原居然如此说道“武汉很多地方有喝早酒的习惯,是不是,老简?”;r /

   ;r /

   “正是,正是。”简茂建急忙说道“不光是武汉有,麻城也是如此,没想到王先生居然如此了解。”;r /

   ;r /

   他起身给几只碗里都倒上了酒。;r /

   ;r /

   孟绍原一笑,并没有点破。;r /

   ;r /

   简茂建哪里是按照习惯喝早酒,而是刻意如此。要知道,上面来了人,当地肯定要负责接待的。;r /

   ;r /

   再怎么,一顿饭局是少不了的。;r /

   ;r /

   像早饭,弄这么多的面啊糕的,已经很丰盛了,可要到了午餐时候,总得找个像样的饭馆,弄上一桌子的菜吧?;r /

   ;r /

   那可就要花上一大笔的钱了。;r /

   ;r /

   这大约已经超出简茂建能够承担的范围了,毕竟十来个人呢。;r /

   ;r /

   一共分成三桌,虞自敦看了看“哎,我说老简啊,你们麻城的大别山黑山羊肉很有名,怎么不弄点给汪先生尝尝啊?”;r /

   ;r /

   简茂建不动声色“本来也是想的,可一来现在这黑山羊肉不好弄,二来我想着一大早,吃着太油腻了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不错,不错,这样挺好,挺好,来,咱们举杯,感谢老简的接待。”;r /

   ;r /

   孟绍原非常善解人意的举起杯子,帮简茂建解了围。;r /

   ;r /

   简茂建心里也猜到“王先生”是看破自己那点小心思了,不免又是尴尬又是感激,像这么爱护部下的上级可不太见得到啊。;r /

   ;r /

   老米酒的味道还是不错的,只不过孟绍原是真的不习惯一大早就喝酒,也仅仅只是浅尝即止。;r /

   ;r /

   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;r /

   ;r /

   忽然,外面传来了这样的呼声。;r /

   ;r /

   孟绍原的位置正好对着大门口,看得一清二楚。;r /

   ;r /

   几个年轻人在那发着传单。;r /

   ;r /

   另一个年轻人在那振臂高呼。;r /

   ;r /

   不就是昨天晚上在旅馆里看到的两个年轻人其中之一?;r /

   ;r /

   眼看着聚拢过来的人逐渐多了,那年轻人大声说道“日本帝国主义占我北平,占我上海,占我南京,企图亡我中国……”;r /

   ;r /

   他说的大概意思,就是日本灭亡中国之心,号召民族团结起来。;r /

   ;r /

   本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,不过年轻人在演讲里,多次提到了“工农党”。;r /

   ;r /

   虞自敦面色阴沉了下来“老简,这是怎么回事啊?嗯?”;r /

   ;r /

   这不是找事吗?;r /

   ;r /

   什么时候出现不好,非要这个时候演讲?;r /

   ;r /

   “王先生”可是大人物,一个眼神就能要了你的脑袋。;r /

   ;r /

   许诸也是不悦“这些人是工农党的人?”;r /

   ;r /

   “是,是。”简茂建也被吓到了“长官……不是,先生,你们不知道,麻城是工农党鄂豫皖重要组成部分,他们在这里的发展远远超过我们,抗战爆发之后,他们在麻城的东南西北四部,密集展开活动,还成立了抗日民主政府……”;r /

   ;r /

   “简茂建,我看你是不要脑袋了。”虞自敦低声训斥“明知对方是那边的人,昨晚还要和他们打招呼,居然还把王先生的房间安排在他们隔壁,一口一个老简的叫你?你和他们什么关系?你有几颗脑袋?混账东西!”;r /

   ;r /

   他还是很同情简茂建这些底层特务的,当着“王先生”的面这么骂他,也是想要试试保一下简茂建。;r /

   ;r /

   要不然,会不会掉脑袋他不知道,但简茂建的中队长位置是别想保住的了。;r /

   ;r /

   “两党合作,一致抗日,这是政府的决定嘛。”孟绍原若无其事“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这次国民政府临时国代表大会,那边一样派人参加,不要弄得那么兴师动众的。我们打日本人那边一样也打,枪口一致对外,家里的事情可没对付外面的强盗来的那么重要。”;r /

   ;r /

   简茂建心里直打鼓。;r /

   ;r /

   也不知道这位“王先生”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。别当面一套,等到离开之后,自己就被逮捕了。;r /

   ;r /

   “老简,感谢你的这顿早餐。”孟绍原又喝了一口酒“你们的不容易,我看在眼里了,有没有人会把今天的事情汇报上去,我不知道,但我可什么都没看到。我们军统的职责是什么?和日本人斗,其他的事情,我们可管不到啊。”;r /

   ;r /

   说完,对虞自敦说道“你也别帮着老简说好话,人多嘴杂,你带来的那些人,保不齐就会汇报此事。老简啊,你想不想保住自己的位置?”;r /

   ;r /

   “想,想。”简茂建忙不迭地说道。;r /

   ;r /

   “我教你一个法子。”孟绍原压低声音说道“一会,你去找纸和笔,把刚才发生的事,原原本本的写下来,就说他们在集会演讲云云,然后交给虞自敦,等他回来,让他带回去。将来要有人追查起来,你就说,你早就汇报过了。”;r /

   ;r /

   简茂建心里的那份感激,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;r /

   ;r /

   孟绍原又看了一眼虞自敦“这事呢,和我也没多大关系,你要相帮老简,就帮一把,不想帮,也算了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长官,帮帮我吧。”简茂建低声哀求。;r /

   ;r /

   虞自敦叹息一声“一会你去写报告吧。哎,不容易,都不容易。以后记得,你的这颗脑袋是王先生给你的。”;r /

   ;r /

   “是,是。”简茂建赶紧的去找纸和笔了。;r /

   ;r /

   “王先生,我代这些特务谢谢你。”虞自敦认真地说道“我也在底层做过,知道他们的辛苦,老实说,我也不忍心看着他们掉脑袋。像您这样的长官,我还真的没有遇到过。”;r /

   ;r /

   甘宁和许诸互相看了一眼,两人心里都是一样的想法;r /

   ;r /

   这掉小事算什么啊?这普天下就没孟少爷不敢做的事情了!;r /

   ;r /

头像

Written by